男人的一生,就是战斗的一生,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打架的一生,国安二队球员在新加坡赛场踢球平了,但打架赢了,这也可喜可贺!

其实,男人打架这件事,并没有太多是非曲直,NBA在打,欧锦赛在打,欧洲五大联赛也打,男人的运动,出现一些暴力场面在所难免。如果不是考虑到中国足球现实环境急剧恶化,国安二队在新加坡打架,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这些队员成长路上的一次小插曲,可这次,我们却不能简单看待它!

中国人其实是缺乏“尚武精神”的,这和我们一直接受儒家文化熏陶有关,球员打架,不能简单归结为缺乏教育和没文化,有些架是必须打的,在社会上软弱忍让并不是上策,但针对于国安二队打架的事件,我的观点是,这些年轻人打架本身并没有错,只是把地点和场合选择错了!

写这篇博文之前,我特意去搜索了相关内容,确定人家新加坡联赛并无打架斗殴的光荣传统,由此可以基本断定,是因为有中国球队去了新加坡,人家才有了这么一次火爆的展现,那么这个优良传统,是不是来自于中国足球呢?

如果没有忘记的话,此前参加新加坡联赛的辽宁广原队因为参加赌球和涉嫌操控比赛,领队兼总经理王鑫被国际通缉,教练丁哲被收审,多名球员被调查,六名中国球员被新加坡警方带走,最终有队员在警署遭“测谎仪”考验终于招供了很多赌球黑幕,随后才有王鑫被新加坡向中国警方发出红色国际协查令,于是震动中国政府,再随后才有一系列由中国警方掀起的打赌扫黑除贪反腐专项行动,至今已有王鑫,丁哲,南勇,王珀,杨一民,张健强等一大批中国足球蛀虫锒铛入狱,从某种角度上说,中国足球如今这种除旧迎新的面貌,我们应该深切的感谢新加坡,他是中国足球的恩人啦。

新加坡联赛成立与2002年,新麒队是他们邀请的第一支外籍球队,这支球队的所有球员和教练,都是中国人组成,人家为什么邀请咱们?肯定也和他们与咱们紧密的各种联系有关,中国球员去新加坡,吃好,喝好,还有机会上学读书,在那边说中文没有障碍,生活上很容易沟通,这是华人闯荡南洋最理想的场所,印象中当年唐晓程,常辉等人在哪里找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春?我们的前辈,祖辈把新加坡当好地方,过去有“闯南洋”的传统,如今依然有很多人把狮城当做工作,移民,学习的天堂。新麒队后来因为赞助商问题退出,随后又来了辽宁广原,这支球队没有带去什么好,倒把新加坡联赛弄得乌烟瘴气,考虑到成年中国球员恶疾缠身,不仅难以管理,还有很多其他问题,于是新加坡足总又把目光对准咱们的青年球队,于是好了,我们又去了一支北京国安武工队!

国安二队在国内并不算“好战分子”,他们参加U级联赛和全运会,并没有听到太多好惹是生非的传闻,本来他们去新加坡联赛是一个好事,一方面解决“无球可踢”的实际问题,可以得到很多锻炼,其次则是和成年队多多交手,积累成年队比赛经验,作为球员进入一队的阶梯,去狮城参加新加坡联赛,肯定对国安是一件好事,对这些孩子更是一种有益的促进,但为何却惹出这个恶性事件呢?

一支以年轻人为主参加新加坡联赛的青年军,按理说没有成绩的要求,干嘛还要那么焦躁呢?打架的另一支球队是新加坡的国奥队,又称幼狮队,其实也是不重成绩,重在锻炼提高的年轻军,难道真是因为都是成绩不重要,重在锻炼,于是相邀加大强度,来一次激励的身体运动吗?当然不是。

其实,据我所知,这支国安二队里真正的“好孩子”,基本上已经进一队了,9月8日北京国安和国奥队热身的时候,场上的几个年轻球员薛飞,胡崎岭,杨运等人,就是那支二队里的成员,加上入选国奥队的几个国安队员,实际上目前还留在新加坡的孩子,多数都上不了一队,按照职业队正常更迭的代谢规律,二队能给一队输送人才的名额有限,目前国安一线队中,张稀哲,杨运,薛飞,张思鹏,于洋,姚爽,胡崎岭等七人本来属于二队,但事实上已经进入一队参与训练,并且多人获得了中超和亚冠的比赛机会,而那些去新加坡踢球的孩子,要想明年进一队,真的很难!对于一些前途未卜的年轻人来说,心中的郁闷和压抑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,加上战绩也不佳,又是长期远离父母,亲人在国外生活,一时冲动变得合情合理了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国安球员成长在中国足球的恶劣环境里,在他们的视野中,足球界的种种恶俗和很多糟糕的传统,都在时时刻刻耳濡目染着他们,作为一个足记多年,我看过了太多的足球场斗殴,自己在国内的野球圈里,说实话也参加过几次打架斗殴,平心而论,中国人球踢不好,和心态浮躁有很大的关系,太计较输赢,从不轻易吃亏认错,都是咱们的好传统,野球圈如此,职业圈更是泛滥。

国安二队把中国足球的“优良传统”带出了国门,打架生事,围堵裁判,恶意报复,这些都是中国足球的专利,感谢北京国安二队把这些好传统都带出了国门,在他们与新加坡幼狮队的比赛中,有两个打架的诱因是无法忽略的,我们暂且不说幼狮队踢法是否粗野,也不论裁判是否偏袒,因为上述情况在中国足坛也是处处可循,国安的年轻人别说自己从来没有遭遇过“黑哨偏哨”!先要明确国安二队球员是有恶劣环境经验的一群人,然后来看两个诱因:其一,国安队领先几十分钟,至87分钟被对手扳平,眼看错失三分,这种状况极易导致球员心态失衡;其二,从视频上看,国安球员第一次与对手冲突是在自己的禁区,第二次则是在距离本方球门三十五米处,国安球员明显带有恶意与挑衅的犯规性质,他在对手过他之后铲球连人带球将人踢倒,虽说他随后装着很无辜的样子退到了后面,但这个动作却引发了斗殴事件的上演。

有过踢球经验的人都知道,像国安二队那个球员的行为,肯定是容易引起冲突的,作为中国的媒体人,我不想“护犊子”,也不想偏听偏信,我们可以理解此前国安二队遭受了很多不公正的吹罚,但这些都不是你采取恶意报复伤人的理由!假如只看这段视频,我们可以把引发这个恶性斗殴事件的80%责任,都分配给国安二队的这些成员,考虑到客场和有可能像国安辩称的对方一直小动作不断,且裁判吹偏哨,我们可以把更多责任分给对手和组织者,但依然可以肯定一点,那就是引发这个冲突的责任,还是国安二队问题更多,至于后来引起冲突后的打斗,笔者倒是以为不宜追究过多,毕竟在两群荷尔蒙分泌都很旺盛的群体产生摩擦之后,事态和局面失控是很正常的。

在打架事件发生之后,我在第一时间去登陆了新加坡联赛的网站和查询了其他资料,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打架斗殴球员的天堂,国安球员参与的这次恶性斗殴,如此规模和恶劣影响,都是人家的第一次,而这里之所以安保人员迟迟不能进入场地分隔冲突双方,有两个解释是相对合理的,其一,人家新加坡联赛相对纯净,平时没有那么多恶性事件频繁发生,因此人家没有准备太多安保力量;其二,新加坡联赛的比赛,并不是什么太高水平的高质量赛事,观众不多,比赛不激烈,精彩一般般,所以无需配备太多安保人员,可能他们忘了,中国球员可是从小生长在战斗的环境中,小学时踢球打架,中学里比赛斗殴,代表U级别球队参加俱乐部梯队比赛惹事,参加全运会追打裁判,各级别青年联赛,围堵裁判,打架斗殴那都是常事,国安二队成长中中国足球暴躁的足球环境里,这次打出国门就真的不意外了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